龙山百科网

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上浏览

王树声 简历及资料详述

  王树声 – 生平概述

  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军事家。原名王宏信。1905年5月26日(农历四月二十三日)生于湖北省麻城县乘马岗区项家冲。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区、县领导农民运动。1927年6月,在麻城破寨岗指挥农民自卫军和上万农民抗击地主武装的进攻,激战三昼夜,毙俘敌3000余人。继又参加黄麻起义,任工农革命军鄂东军队长、分队长。后任中国工农红军第4军大队党代表、支队长、团长。1931年2月,率第30团围攻坚固设防的豫南新集,采用坑道爆破法攻坚成功。同年3月指挥第30团在双桥镇战斗中担任主攻,是役歼国民党军第34师,活捉师长岳维峻。同年11月,任第四方面军第11师师长。黄安战役中,指挥3个团击溃敌3个旅的增援,保证了兄弟部队攻克黄安。后任第73师师长。

  1932年10月,第四方面军主力向平汉铁路以西转移时,他指挥所部迭挫追堵之敌,挺进大巴山,抢占两河口,为四方面军打开入川门户。1933年7月任第31军军长。1934年任第四方面军副总指挥,在参与指挥川陕苏区反“三路围攻”之后,执行“收紧阵地、诱敌深入”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指挥12个团在西线有力地抗击了敌军的进攻,后协助总指挥徐向前指挥全军发起反击,前后鏖战10个月,歼战8万余人,彻底挫败国民党军发动的“六路围攻”。1935年3月,参与指挥嘉陵江战役后参加长征。1936年10月,中央军委命令第四方面军一部西渡黄河。1937年3月,西路军在河西走廊失败后,率小部队转入祁连山打游击,苦战三个月,部队被冲散,孤身辗转到达陕北。

  抗日战争时期,历任晋冀豫军区副司令员、代司令员,太行军区副司令员,河南军区司令员,组织地方武装开展抗日游击战争。解放战争时期,历任中原军区副司令员、第1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1946年参与指挥中原突围,率左路军进入武当山区,开辟鄂西北游击根据地,任鄂西北军区司令员、鄂豫军区司令员等职。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湖北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中南军区副司令员,指挥部队清剿国民党残余武装和土匪。1954年任国防部副部长。1955年任人民解放军总军械部部长,致力于改善部队武器装备,加强部队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同年被授予大将军衔和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59年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1972年任军事科学院第二政治委员。曾当选为中共第八至第十届中央委员。1974年1月7日病逝于北京。出版有《王树声军事文选》。

  王树声 – 任职情况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王树声任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三十一师分队长、大队党代表,鄂豫游击区总预备队总指挥,红一军第一师支队长、团长,红四军第十一师副师长兼三十三团团长,第十一师师长,红二十五军第七十三师师长、军长,红四方面军副总指挥,红三十一军军长,西路军副指挥,红九军军长。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晋冀豫军区副司令员兼晋冀豫边区游击纵队司令员,太行军区副司令员兼人民武装部部长。解放战争时期,任中原军区副司令员、第一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嵩岳军区副司令员,鄂西军区司令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湖北军区第二副司令员、司令员,中南军区副司令员兼湖北军区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械部部长,国防部副部长,军事科学院副院长、第二政治委员。一九五五年被授予大将军衔。是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一、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中国共产党第八、九、十届中央委员。

  王树声 – 生平纪实

  1905年5月26日(农历四月二十三),出生于湖北省麻城县乘马岗区项家冲。

  1923年春,考入麻城高等小学,在校长、堂兄王幼安(又名宏文)的教育启发下,阅读进步书刊,加入该校马列主义研究会,积极参加反帝爱国运动。

  1925年春,受聘在本乡教私塾。不久任乘马岗初等小学校长。

  1926年秋,加入中国共产党。任乘马区农民协会组织部长,领导本地农民运动,并组织农民武装。

  1927年初,任国民党麻城县党部委员,中共麻城县委委员,县防务委员会委员,县农民协会组织部长。

  1927年9月下旬,参与组织领导麻城“九月暴动”。11月13日,率部参加了黄麻起义。起义军改编为工农革命军鄂东军,任第二路军分队长。之后,参加木兰山游击斗争。

  1928年1月,鄂东军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7军。4月,任工农革命军第7军第1队党代表,率队返回黄麻地区,参加开辟柴山堡根据地,实行边界武装割据。7月,第7军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11军第31师,任第1大队(第91团)党代表。

  1929年6月至12月,率部参加粉碎敌“罗(霖)、李(克帮)”和“徐(源泉)夏(斗寅)”的三次会剿。9月,任中共鄂豫边特委委员。

  1930年3月,中共鄂豫皖边特委成立,任特委委员。

  1931年1月,任鄂豫皖红4军第10师第30团团长。3月至9月,任第33团团长。4月至5月,率部参加第二次反“围剿”作战,后调任红11师副师长兼第33团团长。11月7日,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在黄安(今红安)县七里坪成立,任阅兵总指挥,指挥了隆重的阅兵式,后任红4军第11师师长。

  1932年1月,率部参加商(城)潢(川)战役,打败敌军4个师另1个旅,解放豫南重镇商城等大片地区,此役他身负重伤。7月,调任第25军第73师师长。

  1933年2月至6月,指挥所部参加了反“三路围攻”作战,粉碎了四川军阀田颂尧6万余人的疯狂进攻。7月,任红四方面军副总指挥兼第31军军长。同年8月至10月,参与指挥仪(陇)南(部)、营(山)渠(县)和宣(汉)达(县)三次进攻战役。11月至次年8月,协助总指挥徐向前指挥反“六路围攻”作战,共歼敌8万余人,巩固和发展了川陕革命根据地。

  1935年1月,参与指挥广(元)昭(化)战役。3月,协助徐向前指挥强渡嘉陵江战役,开始长征。4月至5月,参与指挥土门战役,歼敌1万余人,挺进岷江地区,为迎接党中央和红一方面军作出重要贡献。6月至7月,任岷江纵队司令员,指挥所部在茂(州)威(州)汶(州)地区抗击强敌进攻,有力地 保障了红一、四方面军胜利会师。10月,随部南下川康边地区,先后参与指挥了绥(靖)崇(化)丹(巴)懋(功)战役和天(全)芦(定)名(山)雅(安)邛(崃)大(邑)战役,共歼敌1.3万余人。

  1936年3月,率部队进入甘孜道孚炉霍地区,6月,与红军第2、6军团会师,第二次北上。10月,红军三大主力在甘肃会宁会师。接着,红四方面军一部奉中央这委命令,西渡黄河,执行宁夏战役计划,他在病中以教导团团长的身份随部西征。11月,过河部队改称西路军,并成立西路军军政委员会,任西路军副总指挥(后兼第9军军长)、军政委员会委员,参与指挥血战河西走廊的多次战斗。

  1937年3月,西路军失败,孤身辗转,历尽千辛万苦,于8月到达陕北延安。毛泽东在窑洞里接见了他,说:“西路军的失败你没有责任”后介绍他去抗大第三期学习。之后,又转入马列学院第一期学习。

  1938年4月,任晋冀豫军区副司令员、代司令员,指挥所部开展后游击战争,发展抗日武装,建立抗日根据地。

  1940年6月至1943年10月,晋冀豫军区撤销,成立太行军区,任太行军区副司令员,协助刘伯承指挥抗日作战。

  1944年9月,率部进入豫西战场,建立抗日根据地,组建了河南军区,任司令员。

  1945年10月,奉命率部南下桐柏山,与新四军第5师会合,组成中原军区,任副司令员兼第一纵队司令员和政治委员。接着奉命率部移师光山泼皮河,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与兄弟部队一起,牵制国民党军精锐部队30余万兵力达8个多月之久,为同国民党军进行战略决战创造了条件。

  1946年6月,参与指挥中原突围,率左路军先后突破敌重兵防守的平汉铁路和汉江防线。8月初,1纵撤销,组成鄂西北军区,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在武当山区开辟鄂西根据地。

  1947年7月,率部随刘邓大军挺进中原,任鄂豫军区司令员,配合刘邓主力,粉碎国民党军“重点清剿”,为重建大别山根据地打开了局面。

  1949年5月,任湖北军区副司令员。7月,兼任鄂豫皖边剿匪指挥部司令员和政治委员,统一指挥湖北军区部队和三野、四野各一部,彻歼灭了大别山国民党残匪,活捉敌中将总司令汪宪以下1.5万余人。

  1950年5月,任湖北军区司令员。

  1951年8月,任中央革命老根据地访问团鄂豫皖分团团长。

  1954年1月,筹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军械部,致力于研究改善我军的武器装备,加强部队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2月,任中南军区副司令员兼湖北省军区司令员。9月,任国防委员会委员、国防部副部长。

  1955年3月,任总军械部部长。9月,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军衔,并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1956年9月,出席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当选为第八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1959年4月至6月,参加中国人民军事友好代表团访问蒙古、东德、波兰、罗马尼亚、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阿尔巴亚七国。1959年11月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协助院长叶剑英元帅致力于军事科学的研究工作。

  1960年,组织领导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各种条令条例的制订工作,还参加徐向前主持的红四方面军战史编委会的领导工作(至1973年结束)。

  1961年2月,向中央军委副主席刘伯承、徐向前、聂荣臻汇报我军《合成军战斗概则》、《连以下步兵战斗条令》、《空军飞行条令》的制订情况。4月24日,发表军事著作《几点作战经验》。

  1961年至1963年,主持筹建军事科学院军事技术直观教研馆,建成后的该馆分设9个教研所,成为对干部进行军兵种知识和合成军知识教育的基地。

  1969年4月,出席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当选为第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1970年3月,遵照中央军委和周恩来总理的指示,带领军宣队进驻七机部等国防工业口,对其所属院、所、厂实行军管。

  1971年6月,出席军事科学院第一届党代会。11月30日,陪同周恩来总理接见阿尔巴尼亚军事代表团。

  1972年1月,遵照中央军委的指示,带领11人组成的“学习调查组”赴南京军区调查,为军委扩大会议的召开提供第一手材料,向军委写出了林彪对军队建设进行破坏情况的调查报告。2月,陪同周恩来总理会见美国总统尼克松。5月20日,以国防部副部长名义邀请坦桑尼亚军事代表团来华访问。6月20日,陪同董必武代主席,接见斯里兰卡总理班达拉奈克夫人。7月10日,陪同周恩来总理会见也门总统伊斯梅尔。7月18日,陪同周恩来总理宴请阿拉伯也门共和国总理艾尼。9月29日,陪同周恩来总理会见日本国首相田中角荣。10月,以国防部副部长名义邀请秘鲁军事代表团来华访问。11月,任军事科学院第二政治委员,党委第二书记。

  1973年8月,出席中国共产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当选为第十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1974年1月7日,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69岁。

  王树声 – 名人轶事

  善射将军

  将军善射,于红四方面军有“神射手”之称。1927年黄麻起义时,王树声将军率领农民自卫军守麻城。敌红枪会万余人攻之。将军登城北门,见敌蜂拥蚁行而至,为首是一红衣“师爷”。将军取步枪,推弹上膛,射之,“师爷”应声倒地,群匪四散逃命。红四方面军老战士董国元言,长征途中某日,见王树声将军为红军战士授短枪射击要领。将军举驳壳枪,指一座屋顶言“我打右下角翘起的三片瓦”,话音刚落——啪、啪、啪!三片瓦被击得粉碎。“文革”中某日,将军为其子表演射技,以气枪击梨树上的梨子,连发三枪,三只梨相继坠地。其子捡之,见三梨竟完好无损,盖弹丸均击于梨把上也。该年将军已逾花甲。

  遭劫下跪

  1937年3月13日,红九军剩余的300多人和骑兵师剩下的100多骑兵,编为右支队,由西路军副总指挥兼九军代军长王树声等率领,沿祁连山深处向东跋涉。西路军失败后,大家又把两个行动不便的伤员隐蔽好,王树声把剩下的8个人分成两个小组,分路赶回陕北:王树声、杜义德加上营长谭云保和一个通讯员是一路;李新国和通讯员曹丕堂、秦传山、周德玖是一路。王树声、杜义德、谭云保等4人与李新国等4人在民勤骆驼店分手后,当天夜里,王树声等4人遇到蒙古土匪(李新国则说是蒙古盐卡的税警)的包围。土匪大声喊叫著,让王树声他们缴枪。4人冲出房子,见十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在骆驼后面瞄着他们。杜义德拔枪要打,王树声大声制止着。王树声“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杜义德等惶惶然,赶紧把他扶起,王树声说:“他们是一伙经济土匪, 要的是我们的金条和枪,不是我们的人。要不他们早就该开枪了。土匪人那么多,打起来只能遭受无谓的牺牲;再说,伤了帐篷里的老百姓怎么办,我们的使命是到陕北去,向党中央汇报。革命战士不怕死,可死在这里值得吗”,3个人被勉强说通,痛苦地把枪和金戒指之类交给了土匪。果然土匪没有杀他们,并每人还给他们一个金戒指,让他们作东去的路费。走到靖远县境,王树声巧遇红五军保卫局长欧阳毅。他也是在西路军失败后,东返途中辗转流落到此的;因身体不好,又用光了盘缠,就发挥自己的一技之长,在这里写字卖字,想休息一段,再行东去。见到副总指挥王树声,欧阳毅喜出望外,便想让王树声给自己打下手,抻抻纸,磨磨墨,等积攒点盘缠再走。王树声不屑于此。欧阳毅只好随这位副总指挥一起东去。

  王树声生得敦实剽悍,脸上点缀着许多紫红的酒刺疙瘩,绰号“绷麻子”。一般胆小的百姓见了就怕。在向一家老乡找饭吃时,王树声因与老乡成年的儿子发生口角,被追逐,先行逃跑。后又遇开明绅士俞学仁,陪他到陕北。刚踏入陕甘宁边区地界,王树声就被几个红军便衣侦察员掀翻在地,捆了起来。押回驻地,首长见了,这才被证明他不是国民党马家兵的奸细。那开明绅士俞学仁也陪着受了一场虚惊。这将军之跪,并非王树声的耻辱,倒是他粗中有细,灵活决断,善於在特殊情况下保存自己的绝好例证。不然,何以有建国以后的大将王树声,何以有大军区司令员杜义德。

  革命伴侣

  抗日战争时期某日,将军洗头净面,着装全新,勇进门诊部,突然对正在值班的医生杨炬说:“杨医生,我对你印象很好”杨炬吓了一跳,脸红耳赤,扭头躲进隔壁换药室。将军则昂首挺胸,向后转,退出门诊室,不失风度。后来,将军第二次与杨炬见面,依然昂首挺胸,说:“小杨同志,请你嫁给我。”杨炬无言默许了他。将军于是与杨炬恋爱一年,遂定终身。

  1944年中秋,王树声将军和杨炬一起看望贺龙和徐向前。贺、徐都很高兴,建议说:“今晚是中秋佳节,就把婚事办了。”杨炬说:“我们还没有向组织打报告呢。”徐向前说:“我是树声老上级,可以当半个家。”贺龙说:“我是联防军司令,完全赞同。”于是强留王树声与杨炬当日办婚事。当日晚,众将官闹新房,逼王树声将军与杨炬交代恋爱经过。杨炬羞答答言“他呀,可真厉害!”王树声将军立即回道“她呀,真调皮!”是时徐深吉为之作喜联:调皮遇厉害;花好见月圆。横批:革命伴侣。邵式平书写。中原突围前夕,王树声将军与杨炬分散突围。临别,将军取与杨炬合影照片,于背面题诗赠之:“久别重逢今又别,不知人月几时圆?伤思艰险犹尝尽,誓将奋斗会中原。”此照片杨炬保存至今。

  公私分明

  新中国成立不久,有些沾亲带故地求王树声帮忙,想在城市找个工作或弄个一官半职。王树声对他们说:“我的职权是党和人民给的,是用来为党工作,为人民服务的,没有丝毫营丝的权利。你们有困难,应该依靠当地政府解决,依靠自己努力生产。”他的亲侄女和叔伯侄儿一直在家务农,过着普通农民的生活。

  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国家物资供应比较紧张,许多生活必需品和日常用品短缺,粮,油,布等按人口凭票供应。王树声要求家人,按北京政府的规定,供应什么,吃什么;供应多少,买多少,不能多吃不占搞特殊。办公用品,要计车公里,按规定付费。

  担任国防副部长期间,王树声多次出过访问而接待外宾。每次外宾赠送他的礼品,他都悉数交公。一次,警卫员将外宾赠送他的礼品放到了王树声车里,王树声看到后,让其送给了有关部门。他说:“我这个副部长,是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外宾打交道,礼品怎么会是赠我私人的呢?公私分明,是革命纪律,今后务必牢记呀!”

  1927年底,王树声的长子王鲁关要结婚了。随着婚期的临近,家里除了为新人安排一间房子,一张床和二条新棉被,没有什么特别的准备。鲁光把放在室外的一个石头茶几搬到自己的小屋,找来一快桌布蒙上,又找来两把旧椅子放在两边。王树声的警卫看不过去,心想,高级干部的子女虽不能摆阔气,但农村老百姓结婚也不至于这样寒酸啊。于是,他自作主张和鲁光商量,将军事科学院首长休息室的两把金丝绒面椅子和一张大理石茶几,暂时借来布置新房,等婚后再归还。第二天晚上下班时,警卫员将这几件家具放到了王树声红旗轿车的后备箱里,准备带回。王树声看到后,严厉地问:“你这是干什么!”警卫员忙说借给鲁光用用,公家的东西不能动,不能拿!”警卫员只好将东西放回原处。

  养花看戏

  将军爱养花,特别喜爱君子兰。将军常往同院老花工任师傅家请教养花技术。某日,任师傅患病,恰好将军到,急奔《解放军报》社门诊部,亲领医生诊治。此后每日散步必至任师傅家,问寒问暖,直至任师傅完全康复。王树声将军时任解放军总军械部部长。

  王树声将军喜京戏,常往北京长安大剧院看戏,尤喜看《空城计》、《辕门斩子》、《霸王别姬》等。“文革”中期间,将军至京西宾馆礼堂看京戏《龙江颂》。演出结束,朱德、江青等上台接见演员,江青居中上台,朱德则侧行,演员们高呼口号“向江青同志学习!向江青同志致敬!”将军愤愤,回家途中骂道“这个家伙,敢欺负朱老总,向她学习个屁!”

  王树声 – 个人荣誉

  授予大将军衔和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王树声 – 人物评价

  王树声同志在长期革命生涯中,表现出坚定的革命信念、高尚的思想品德和优良的作风,体现了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高风亮节。他对党忠心耿耿,对革命事业无限赤诚,具有远大的革命理想和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他坚持原则,光明磊落,维护团结,能上能下,具有坚强的党性。他热爱人民,关爱部属,平易近人,从不居功自傲,深受广大官兵和群众的敬佩与爱戴。他终生保持艰苦奋斗的优良作风,严于律己,反对奢华,淡泊名利,夙夜在公。在他身上,充分体现了中国共产党老一辈革命家、人民军队高级将领的崇高风范。有诗这样评价王树声:“黄麻起义闪金光,转战中原歼敌忙。不朽功勋铭战史,大将风范永芬芳。”

  王树声 – 陵墓

  王树声大将陵墓

  王树声大将陵墓位于湖北省麻城市烈士陵园,周围是鲜花绿草掩映,苍松翠柏环侍。1972年,王树声患了食道癌并到了晚期,他在弥留之际,对夫人杨炬说:“我死后没有别的要求,请把我的骨灰洒到我的家乡麻城。让我日夜陪伴着长眠在那里的战友、我的父老乡亲吧!”1974年1月7日,王树声在北京逝世,享年69岁,1月10日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1987年,家乡人民根据王树声的遗愿,将他的部分骨灰安葬在他曾经战斗过的麻城烈士陵园。

赞 0
分享海报
版权声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文章地址:龙山百科网 » 王树声 简历及资料详述
图片正在生成中,请稍后...

周日

06/16

王树声 简历及资料详述

王树声-生平概述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军事家。原名王宏信。1905年5月26日(农历四月二十

登录

记住我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