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山百科网

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上浏览

王徽之 简历(王徽之和王献之什么关系)及资料详述

  王徽之 –

  简介

  王徽之(?~388年):王羲之第五个儿子,字子猷。东晋名士,东晋书法家。其书法成就在王氏兄弟中仅次于其弟王献之。历任车骑参军、大司马及黄门侍郎。徽之自幼追随其父学书法,在兄弟中惟有“徽之得其势”。传世书帖中有《承嫂病不减帖》 、《新月帖》等。

  王徽之生性“卓荦不羁”,生活上“不修边幅”,即使是做了官,也是“蓬首散带”,“不综府事”。桓冲曾劝告他,为官要整衣理冠,应当努力认真严肃地处理公务。他对桓温的话根本不予理睬,照样“直眼高视”,整天用手板拄着自己的面颊,东游西逛。由于王徽之“其性放诞”,受不了朝中的各种规矩的束缚,在任黄门侍郎一职不久,便“弃官东归”,退居山阴。

  王徽之生性酷爱竹,尝曰:“何可一日无此君邪!”他弃官后退居江宁山阴村。亲手在房子周围栽满了竹子,并且每天在竹林之下,吹啸咏竹。

  那还是王徽之退隐会稽山阴之时的一天夜晚,忽然下起了大雪,王徽之一觉醒来,已是子夜时分。他便命仆人打开窗户,拿些酒来,一边喝酒,一边眺望远处。只见白茫茫一片,王徽之心中有些彷徨,于是口中念起了左思的《招隐》诗,念着念着,忽然又想起了剡溪的好朋友,当时的一代名贤戴逵,并决定去拜望他。戴逵就是戴安道,《晋书。戴逵传》中说他“少博学,好谈论,善属文,能鼓琴,工书画,其余巧艺靡不 毕终”,“性不乐当

  世,常以琴书自娱”,后徙居会稽剡县(今天浙江嵊州市)。山阴与嵊县相隔百余里,王徽之乘着酒兴,不顾天寒和路途遥远,连夜乘船溯江而上,船行百余里,到第二天中午才来到戴逵的家门口,他正准备敲戴逵家的门时,突然停住了。此时的王徽之不但没进门去拜访戴逵,而且吩咐仆人掉转船头回到了家中。

  有人问王徽之,你不辞辛苦远道而来拜访朋友,为什么到了朋友家的门前,又不进而返呢?王徽之坦然回答道:“我本是乘酒兴正浓之时而来,现在酒兴已消失殆尽了,那么见到戴逵又有什么意思呢?”这就是王徽之雪夜访戴逵的佳话。

  在众兄弟之间,王徽之与弟弟王献之的感情最深。后来,王献之身患重病,一病不起,不久先于哥哥徽之离开了人世。王徽之的家人怕他接受不了这个令人痛心的消息,就没有把王献之病死的事告诉他。

  可王徽之时时刻刻都在惦念着病中的弟弟,而今多日没有得到弟弟的消息,便问家人:“子敬的病怎么样了?为什么好久都没有他的消息?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家中的人总是支支吾吾,王徽之从家人的表情便明白了事情的真相,随即便泣不成声。王徽之还自言自语道:“看来子敬已经先我而去了!”

  王徽之来到了王献之的家,在王献之的灵床上坐了下来。便要献之的家人把子敬的琴拿来给他。就这样王徽之坐在灵床上一边弹琴,一边回忆着兄弟两人的深情厚谊。他越想越痛心,弹了几次都难以成曲,于是高举起手中的琴向地上掷去,琴被摔碎了。他长叹道:“子敬呀!子敬呀!如今人琴俱亡啊!”过了大约个把月,王徽之随着弟弟也驾鹤西去了。

  《新月帖》 ,以行楷为主,挥洒自如,笔法多变,妍美流畅。宋《宣和书谱》。评其书法“作字亦自韵胜”。

  王徽之 –

  《世说新语》之资料

  王子猷、子敬曾俱坐一室,上忽发火。子猷遽走避,不惶取屐;子敬神色恬然,徐唤左右,扶凭而出,不异平常。世以此定二王神宇。( 《雅量第六》 )

  王子猷说:“世目士少为朗,我家亦以为彻朗。”( 《赏誉第八》 )

  子敬与子猷书道:“兄伯萧索寡会,遇酒则酣畅忘反,乃自可矜。”( 《赏誉第八》 )

  王黄门兄弟三人俱诣谢公,子猷、子重多说俗事,子敬寒温而已。既出,坐客问谢公:“向三贤孰愈?”谢公曰:“小者最胜。”客曰:“何以知之?”谢公曰:“吉人之辞寡,躁人之辞多,推此知之。”( 《品藻第九》 )

  王子猷、子敬兄弟共赏《高士传》人及《赞》。子敬赏“井丹高洁”,子猷云:“未若长卿慢世。”( 《品藻第九》 )

  桓玄为太傅,大会,朝臣毕集。坐裁竟,问王桢之曰:“我何如卿第七叔?”于时宾客为之咽气。王徐徐答曰:“亡叔是一时之标,公是千载之英。”一座欢然。( 《品藻第九》 )

  王子猷、子敬俱病笃,而子敬先亡。子猷问左右:“何以都不闻消息?此已丧矣!”语时了不悲。便索舆来奔丧,都不哭。子敬素好琴,便径入坐灵床上,取子敬琴弹,弦既不调,掷地云:“子敬!子敬!人琴俱亡。”因恸绝良久,月余亦卒。( 《伤逝第十七》 )

  王子猷诣郗雍州,雍州在内。见有歙磴,云:“阿乞那得此物?”令左右送还家。郗出见之,王曰:“向有大力者负之而趋。”郗无忤色。( 《任诞第二十三》 )

  王子猷尝暂寄人空宅住,便令种竹。或问:“暂住何烦尔?”王啸咏良久,直指竹曰:“何可一日无此君?”( 《任诞第二十三》 )

  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任诞第二十三》 )

  王子猷出都,尚在渚下。旧闻桓子野善吹笛,而不相识。遇桓于岸上过,王在船中,客有识之者,云是桓子野。王便令人与相闻云:“闻君善吹笛,试为我一奏。”桓时已贵显,素闻王名,即便回下车,踞胡床,为作三调。弄毕,便上车去。客主不交一言。( 《任诞第二十三》 )

  王子猷作桓车骑骑兵参军,桓问曰:“卿何署?”答曰:“不知何署,时见牵马来,似是马曹。”桓又问:“官有几马?”答曰:“不问马,何由知其数?”又问:“马比死多少?”答曰:“未知生,焉知死?”( 《简傲第二十四》 )

  王子猷作桓车骑参军。桓谓王曰:“卿在府久,比当相料理。”初不答,直高视,以手版拄颊云:“西山朝来,致有爽气。”( 《简傲第二十四》 )

  王子猷尝行过吴中,见一士大夫家极有好竹。主已知子猷当往,乃洒扫施设,在厅事坐相待。王肩舆径造竹下,讽啸良久。主已失望,犹冀还当通,遂直欲出门。主人大不堪,便令左右闭门不听出。王更以此赏主人,乃留坐,尽欢而去。( 《简傲第二十四》 )

  王子猷诣谢万,林公先在坐,瞻瞩甚高。王曰:“若林公须发并全,神情当复胜此不?”谢曰:“唇齿相须,不可以偏亡。须发何关于神明!”林公意甚恶,曰:“七尺之躯,今日委君二贤。”( 《排调第二十五》 )

  郗司空拜北府,王黄门诣郗门拜,云:“应变将略,非其所长。”骤咏之不已。郗仓谓嘉宾曰:“公今日拜,子猷言语殊不逊,深不可容!”嘉宾曰:“此是陈寿作诸葛评。人以汝家比武侯,复何所言?”( 《排调第二十五》 )

  王子猷诣谢公,谢曰:“云何七言诗?”子猷承问,答曰:“昂昂若千里之驹,泛泛若水中之凫。”( 《排调第二十五》 )

  宏符来归国,谢太傅每加接引,宏自以有才,多好上人,坐上无折之者。适王子猷来,太傅使共语。子猷直孰视良久,回语太傅云:“亦复竟不异人!”宏大惭而退。( 《轻诋第二十六》 )

  支道林入东,见王子猷兄弟。还,人问:“见诸王何如?”答曰:“见一群白颈鸟,但闻唤哑哑声。”(《轻诋第二十六》 )

  王徽之 –

  作品

  顾绣是诞生于上海而享誉全国的艺术奇葩,得名于晚明上海顾氏家族,由顾氏家族中的缪氏、韩希孟、顾兰玉等女眷首创并发展,逐渐成为纯欣赏性的画绣。顾绣具有针法多变、亦绣亦绘、画绣结合等特点,因取径书画而格调高雅、意趣清新,对清代形成的苏、粤、湘、蜀四大艺术绣影响深远。

  顾绣制作的盛期为十七世纪,今人多闻其名而不知其实,国务院已将顾绣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在上博举办的这个特展,汇集了来自故宫博物院、辽宁省博物院、南京博物院、南通博物苑、苏州博物馆和上海博物馆的存世顾绣的代表之作,是迄今为止对顾绣最为完整的高水准展示。

  这幅《王徽之爱竹图》故事典出《晋书·王徽之传》,画面上绣、绘结合,人物面部及袍服俱用套针依形绣出,衣纹或留水路,或加施滚针,线条细劲匀称;山石、坡陀、云水均为绘出,仅于轮廓线以上以滚针绣边廓;竹竿用套针,竹节以盖针横扎而出。图中人物动静相参,姿态栩然,园中有竹、树、栏、桥之属,布置清雅。

  《新月帖》,见于辽宁省博物馆藏的唐摹万岁通天帖,传为王徽之书,唐摹本。此帖以行楷为主,挥洒自如,笔法多变,妍美流畅。宋《宣和书谱》 。评其书法“作字亦自韵胜”。

  释文:

  臣九代三从伯祖晋黄门郎徽之书

  二日,告□氏女,新月哀摧不自胜,

  奈何奈何。念痛慕,不可任。得疏知

  汝故异恶悬心,雨湿热复何

  似,食不?吾牵劳并顿,勿复,

  数日还,汝比自护。力不具。

  徽之等书。

  姚怀珍,

  满 骞。

  王徽之 –

  参考资料

  

  

  

赞 0
分享海报
版权声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文章地址:龙山百科网 » 王徽之 简历(王徽之和王献之什么关系)及资料详述
图片正在生成中,请稍后...

周日

06/16

王徽之 简历(王徽之和王献之什么关系)及资料详述

王徽之-简介王徽之(?~388年):王羲之第五个儿子,字子猷。

登录

记住我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