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山百科网

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上浏览

王德显 简历(王德显现在干什么了)及资料详述

  执教成绩 栗娟

  1984年全国马拉松赛第四名;第三届世界杯马拉松赛第6名。

  黎叶梅

  第三届世界杯马拉松赛第7名;1990年、1993年北京国际马拉松赛的冠军。

  艾冬梅

  艾冬梅:1999年北京国际马拉松赛冠军。

  孙英杰

  孙英杰:2002年波士顿国际马拉松赛第4名;2002年釜山亚运会女子5000米和10000米金牌;2003年第九届世界田径锦标赛女子10000米铜牌;2004年雅典奥运会女子5000米第八名、女子10000米第六名;2004年第十三届世界半程马拉松锦标赛冠军;从2003年开始,连续三年获得北京国际马拉松赛冠军,其中在2003年该项赛事上以2小时19分39秒创造了世界女子马拉松历史上排名第三的好成绩。

  白雪

  白雪:2008年北京国际马拉松赛冠军;2009年8月23日,第十二届(柏林)世界田径锦标赛女子马拉松冠军。

  邢慧娜

  此外,作为国家中长跑集训队主教练,他还指导山东选手邢慧娜获得雅典奥运会女子10000米冠军。

  郭萍

  1998年日本国际马拉松比赛亚军。

  师徒恩怨 侵占收入事件

  2006年9月18日艾冬梅等3人向北京市海淀区法院提起诉讼,状告教练王德显侵占她们训练期间的收入,要求王德显退还被侵占的收入共计12万元。9月21日北京市海淀区法院立案收下艾冬梅等人的诉讼材料,正式受理3人起诉王德显侵犯其财产所有权案,艾冬梅等人状告王德显一案进入法律程序。

  2006年11月9日艾冬梅等人状告王德显侵吞工资一案进行第一次庭审,双方都对法官提出的是否和解的可能给予拒绝。同时,艾冬梅等人对诉讼请求的赔偿金额达到24万元。

  2006年11月27日艾冬梅等人状告王德显侵吞工资一案进行第二次庭审,尽管王德显没有出现在法庭上,但艾冬梅等人再出惊人之举,她们提出申请,追加火车头体工大队为本案被告。

  2006年11月28日经过两次证据交换,艾冬梅等人表示可以和王德显庭外和解,但前提是王德显拿出足够的诚意和行动,最重要的是付清艾冬梅等人提出的赔偿金。

  2007年4月7日艾冬梅在网上出售奖牌,以获取生活费,并摆起了地摊,此案再次回到人们的视野中。

  2007年6月7日艾冬梅证实状告王德显侵吞工资一案,将在6月21日开庭。

  2007年6月18日艾冬梅等人状告火车头体工大队教练王德显及火车头体工大队侵犯工资一案在北京市海淀区法院结案,双方达成和解。

  打人事件

  孙英杰这样谈到:“他(王德显)培养了我这么半天,可能是之前我反而在媒体上又说他怎么怎么样的,他认为我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一个人,所以从我回来以后几乎是我有点儿什么事情他就动手打,当时我们指导最后一鞭子,把我锁骨打坏的时候,我第二天训练都没法练,我就跟他说,我锁骨疼,他说没事,就是碰了一下。可是我回家拍片子的时候,发现锁骨又裂了。而且我后背当时谁也没有看到,根本就是一块好的地方都没有,全是青的,全是血,都肿的那么高,我心里真的很难受,当我走得时候心里都特别的痛,因为毕竟带了我十二年啊,十二年,很长啊,他可以说像我的父母一样关心我,因为我在练了体育之后八年没有回家,这八年当中他就像父母一样关心我照顾我,虽然打我骂我,但是为了我好,为了我出成绩,所以我不怨他,我也不恨他,到现在为止我也不恨他,我也不怨他,只是我们之间没法再去配合了,所以说我离开了他。”

  社会评价

  曾任中国长跑集训队教练和火车头体协长跑教练的王德显,长年来侵吞队员艾冬梅等人的收入所得,有王德显签名领取队员工资的字据为证。空穴来风,既然艾冬梅等人已经将王德显告上法庭,相信法庭最终会给出明确结论。孙英杰遭教练王德显毒打之事首先在央视上曝光。按照孙英杰的说法,这种把她的锁骨抽裂,后背没一块好肉的毒打,对她不是第一次,王德显以私刑体罚队员比较普遍。王德显矢口否认打人,但孙英杰的母亲对新华社记者哭诉时透露,同为王德显弟子的奥运冠军邢慧娜亲眼目睹了孙英杰的伤势,可以作为人证。

  相信如果不是艾冬梅、孙英杰等人在忍无可忍的境况下揭露内情,人们万万也想不到在鲜花欢呼声笼罩的运动场上,居然有这等阳光照不到的黑暗之处,连她们这样著名的运动员都遭遇如此不公的对待。艾冬梅等人伤残的脚,在电视镜头上惨不忍睹。被克扣的几万元钱对别人不算回事,但对于失去工作能力且抚养半岁大婴儿的艾冬梅来说,则完全是救命钱。孙英杰自从误服了从天安门公厕“捡到”的兴奋剂后,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被停赛处罚之后,竟因“顶撞师母”,引来一顿毒殴。艾冬梅、孙英杰等人属于弱势群体,身上有农村姑娘诚实和软弱的一面,值得同情。

  那么,这种现象在中国体育界到底是个案还是普遍现象?

  从调查和接触看,这类事件在我国体坛并非普遍现象,只是在田径的长跑和竞走项目上有过先例。获得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竞走冠军的陈跃玲曾因故被“魔鬼教练”王魁扇过耳光,后师徒反目;上世纪90年代中,有文章披露长跑教练马俊仁也曾打过他的队员,而且,马俊仁的队伍解体也和奖金分配不公有关。由此可见,这种情况发生有几个前提:第一、均发生在个人项目上;第二、教练员军阀作风、家长式管理;第三、队员都是出身穷苦、任劳任怨的农村姑娘;第四、主管上级管理缺失,只重金牌,缺乏监督。

  虽然这类现象并不普遍,但一旦被披露,便在社会上引起震动,除此之外,还可能繁衍出更加严重的其他恶果。

  以王德显为例。他掌握着长跑队的财务,事实证明,他的队员中两人因服用兴奋剂而遭处罚。大家知道,兴奋剂是需要花钱买的,不是总能从厕所里捡到的,那么,这笔买药钱从何而来?断断不会是体工队明确提供的。所以,这笔灰色开支成为咽到肚子里的秘密,除了决策人清楚,恐怕连吃药的队员都不清楚。额外开支是否从克扣中来,这需要调查和追踪。如果艾冬梅、孙英杰二人知情,希望在揭露伤疤的同时,也揭露毒瘤,不要藏着、掖着。事件发生后,我们遗憾地看到,直接和间接的管理部门并没有主动承担责任,似乎使人感到:王德显构建了一个“独立王国”,可以对队员动私刑、盯梢、封口,把一个小小的长跑队变成“家天下”。

  事实上,单纯遏止克扣队员收入和打队员的现象发生非常容易。建议各运动队健全严格的管理机制和条例;对教练员的权利和职责有所规范和限定,对外训的项目组加强管理和监督;对运动员加强人文关怀,将工资和奖金直接打入运动员自己掌握的账户里。做到这些,这类令人难以置信的恶果想发生都难!

  “亡羊补牢,犹未晚也”。各运动队应该汲取教训,不能下了奖牌指标就大撒把,放纵金牌教练,使其失控。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的成绩虽然是硬指标,但构建和谐社会、关心弱势群体、加强人文关怀,更加关系重大。

  徒弟评价

  孙英杰斥昔王德显变态

  孙英杰:我这个人不是很记仇的。结婚之前还给他发了请柬,没来。前几年过年我给他发过短信,从来都没回我,既然他不顾及师徒情分了,那我也没有必要,后来就再也没有联系。想想他这一辈子,挺可悲的,金钱方面得到回报了,但是亲情方面,一点回报都没有,每年逢年过节,没有一个队员去看他的。前两天我们在北京聚会,很多队友十多年没见了,但一提起教练,都恨不得杀了他。

赞 0
分享海报
版权声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文章地址:龙山百科网 » 王德显 简历(王德显现在干什么了)及资料详述
图片正在生成中,请稍后...

周三

06/19

王德显 简历(王德显现在干什么了)及资料详述

执教成绩栗娟1984年全国马拉松赛第四名;第三届世界杯马拉松赛第6名。黎叶梅第三届世界杯马拉松

登录

记住我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