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山百科网

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上浏览

王兴江 简历(王兴江简介)及资料详述

  简介

  学校、工厂、接受再教育、进国企,37岁之前的王兴江,与那个时代的大多数人没有什么两样。1个货车、1个车队,筹办公司、建立集团,37岁之后的王兴江,人生道路开始风生水起。

  第一个黄金期

  从1986年到1995年,是王兴江生意场上的第一个黄金时期。这个时期,王兴江收获了他的第一桶金,从1个车到近六千万元的积累。他的1个车,是3万元起步,买的第一辆老解放货车,跑的是运输。他的近六千万元,是河南漯河的钢材加工企业。

  近十年间,王兴江创业,用的是最笨拙的办法,没有一个投机性质的生意,没有上市圈钱。生碰生、硬碰硬,一身汗、一身血。之所以发展速度快,是因为赶上了机遇。几次钢材热,他都正逢其时。

  1989年,王兴江做的是钢锭的加工销售。当时,最困难的是原材料。为买钢锭,他得去排队等上一个月。做生意首先是人品,而王兴江之所以能够成功,就靠的是大家信赖。合伙人都把钱交给王兴江,由他往各大钢厂跑,采购原材料。

  5年下来,王兴江的账本上,多了近六千万元。

  从小本经营到家财万贯,王兴江获得了成功。穷人乍富,当时的王兴江不过40来岁,有些忘乎所以。有两个月的时间,王兴江只花银行里的存款利息,吃喝玩乐。除此之外,什么都不做。这样的日子,很快让他觉得没了意思于是,王兴江决定出国走走。

  海外之旅

  1996年,他第一次走出国门——菲律宾。当时的菲律宾,经济落后,国会议员都劝他到那进行投资。接着,王兴江又去了欧洲。在那里,他看到了什么叫做进步、什么叫做生活。在一家饰品店,一颗珍珠卖3万美元。当时王兴江的身上总共就2万美元,连一颗珍珠也买不起。

  海外之旅,激荡了王兴江的胸怀,“咱这还叫个有钱?”国家与国家、个人与个人的差距,刺激了好胜的王兴江。自此,他把“万元户”、“暴发户”的心态,彻底甩在了脑后。

  重投事业

  在河南漯河,王兴江重新投入了自己的事业。此后的5年,王兴江暂时放弃一切爱好,没有打过篮球、没有写字作画,全力以赴做事业。人生目标,在王兴江心中,再次树立,“一是给国家做贡献,二是与外国争一争“。转战河南漯河的五年,是王兴江的生意最困难的时期。1997年时期,国家对原料限制非常厉害,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竞争剧烈。1997年,他刚把厂子增加投资1500万进行扩建。等米下锅的日子,最是难熬。

  竞争

  作为一个钢材加工企业,原料都得到国有企业去购买。因为竞争,长治钢厂原供一年30万吨的钢坯,只给3000吨。原料的急剧缩减,导致产量的大幅下跌,由原来的33万吨,降到了18万吨。

  不能坐以待毙,只能寻找出路。王兴江来到山西,发现了绛县541军工厂。541厂正值“军转民”的变革时期,整个炼钢车间都在闲置,门紧锁着,王兴江从窗户中钻进了厂房。王兴江的到来,为炼钢车间带来了希望。541厂的厂长许诺,只要你承包,把700个职工养起来,承包费用一分钱不要,每出1吨铁提10元钱就行了。

  飞速发展

  2000—2002年,是中国的第二次钢材热。王兴江的钢厂,年产量50万吨,企业再次迎来了飞速发展。 总是承包别人的厂子,541厂又地处深山,王兴江想有更大动作,却感到了空间的桎梏。

  曲沃“劫持”

  2003年,在临汾的几个县,王兴江进行了考察,准备建立自己的钢厂。在翼城,王兴江与县里达成了初步意向。从翼城归来,走到与曲沃交叉的路口,几辆轿车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王兴江被“劫持”了。

  “劫持”他的是曲沃县的县委书记、县长。被“劫”到曲沃县后,王兴江与书记、县长展开了深谈。相比翼城,曲沃在政策、土地等方面,开出了更多的优惠条件,真正打动王兴江的是曲沃县领导的工作作风。“人家身为一县之长,能够做到如此地步,为什么?咱搞企业,在哪儿都是一样搞。”

  在曲沃县高显镇,一块闲置的无人居住、不长庄稼的洼地,同时也是一块盐碱地,进入王兴江的法眼。就在这个地方,山西中宇(也就是原来的山西宇晋)悄然崛起。从冶炼车间到轧钢车间,王兴江一手打造了自己的钢铁王国。中宇集团在漯河、临汾等地有7个子公司,总资产约33个亿。两个速度,两年辞职获批与8天建厂投产。这两个让人费解的数字,却折射着中国经济变革进程中,人们思想观念的转变,效率的天壤之别。

  遗憾辞职

  王兴江原是邯郸市物资局的科级干部。物资局,就是坐在办公室里把生产资料加价再分配,是当时的吃香单位。王兴江是学会计的,职称评到了助理统计师。为什么要破门而出?有两个原因。第一,单位有派系之争,人事斗争激烈;第二,他本人的工作,也就是做两本账,“我用4天就做完了,剩下的26天都在干熬?” 。

  熬不下去了,王兴江向单位提出了辞职。那一年,王兴江37岁。但从提出到批准,就用了两年的时间。“领导不签字的话就算开除,而我有17年的工龄。”

  从单位跳出来,家庭阻力也相当大。王兴江和家人说:“如果成功了,你们都跟着沾沾光;万一失败了,就靠你们养活。”与众多民营企业的家族式管理不同,在中宇集团中,始终没有王兴江的家人来参与企业的经营管理。

  什么样的体制,产生什么样的速度。光辞职就用了两年的王兴江,没有想到,他仅仅用了8天的时间,就能建设厂房顺利投产。

  在找到绛县541厂荒废的炼钢车间后,王兴江马上行动起来。他一边谈合同,一边修车间。斥资50万元,使用30个修理工,仅用8天时间,在谈判完成的同时,车间开始投产。又过了两天,车间顺利流出铁水。

  企业几经辗转,为什么还能维持旺盛的生机?其中关键的因素是,他有一支稳定的团队。在王兴江的旗下,70%的力量相当稳定。不论遇到国家调控,还是行业政策,这些人都跟着他四处创业。两记扣篮篮球只是王兴江性格的一个投影。“我的个性比较强,总想超过别人”,王兴江自言,“有时晚上想起来,球队比工厂还让人睡不着觉。在球场上竞争不过人家,心理相当不平衡”。

  篮球抱憾

  这份好胜的品格,王兴江的人生中一以贯之。青年时代的他,吃饭、走路,都拍着个篮球;青年时代的他,在西北风中的一盏孤灯下,练球挥汗如雨;青年时代的他,篮球生涯的高度是入选石家庄青年队、河北省青年队。

  没进省队,没进国家队,始终是个遗憾。“不能打球,就搞球吧。”所以才有了后来的山西宇晋,以及宇晋的两个甲B第三;才有了斥资800万元,收购河南仁和进军CBA赛场;才有了今天的山西中宇,结束了山西没有三大球顶级职业球队的灰暗历史。

  “从搞篮球的第一天起,就没想着赚钱。体育不能算经济账,它的精神力量是无形的。”王兴江说。

  中宇比赛无数,但有两记扣篮,让王兴江记忆犹新。上赛季,山西主场战上海。拿下山西后,上海就进入前八名,打进季后赛。上海队在大比分领先的情况下,又在中宇队员的头上,来了一记扣篮。场下观战的王兴江觉得,比分赢那么多了,还要扣篮,这是侮辱。这个赛季前,在山西与北京的热身赛中,北京球员想“

  霸王硬上弓”,中宇球员单涛两个大步飞跨过来,一个巴掌,把对方连人带球盖倒在地。这记盖帽,让王兴江特别赏识。尽管犯规了,但王兴江认为,这保住了士气,打出了血性。

  “人在阵地在,决不能让对方在你脑袋上扣篮“,王兴江给自己的球员下了一道这样的命令。

  对王兴江的“血性”,还有一个注脚就是——一辆报废的宝马轿车。上赛季第七轮,山西队主场加时赛不敌北京队,让王兴江怒火攻心。从太原回临汾时,他一边打电话发火,一边开车。结果,一不留神,宝马车掉进了10米深的山沟,宝马当即报废,幸好人安然无恙。

  体育就是精神

  尽管山西中宇实力一般,但王兴江的心气很高。他觉得自己的球队,必须在篮球圈混出个名堂来。在他看来,“体育就是精神”。输的不是比赛,而是自尊心。不靠其他非常手段,就通过小伙子的死磕硬撞,杀出一条血路来,就像民营企业要在合资、外资、国企的围追堵截中,求生存求发展。“办企业、搞体育,拼的就是一口气。”

  出售球队

  从2013年初开始,山西中宇俱乐部男篮要离开山西的消息,就通过各种渠道传播开来,在中国篮坛引起了不小的轰动。2013年四月,之前传了很久的传言终于被确认,山西中宇男篮以约1.5亿元的价格转让给北京控股集团,俱乐部已经提出了转让申请报告。王兴江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出转让球队的无奈。

  太原晚报:山西中宇俱乐部成立以来,经历了一个艰难的由弱变强的过程,得到了山西球迷的热爱,也成为一支在全国有影响的球队,那么,这支球队为什么要离开呢?

  王兴江: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经营困难,入不敷出。这些年来, CBA各个俱乐部的投入越来越大,一般的俱乐部一个赛季就得投入四五千万;投入高的,还能达到上亿元。你也知道,三大球职业俱乐部花费巨大,资金是俱乐部正常运转的基础,没有充足的资金,就无法引进好的球员,就无法在后备力量的培养上充分投入,球队也就不可能取得好成绩。

  我在山西的钢铁厂在2008年就没有了,又没有新的实体企业,球队每个赛季亏损的一两千万,都得吃老本。我的能力有限,实在撑不下去了。总不能坐吃山空,导致这支球队走下坡路,最后解散吧。

  另外,我的年龄也越来越大了,精力也明显地下降了,现在CBA各俱乐部老板当中,我就属于高龄的了。

赞 0
分享海报
版权声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文章地址:龙山百科网 » 王兴江 简历(王兴江简介)及资料详述
图片正在生成中,请稍后...

周二

04/16

王兴江 简历(王兴江简介)及资料详述

简介学校、工厂、接受再教育、进国企,37岁之前的王兴江,与那个时代的大多数人没有什么

登录

记住我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