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山百科网

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上浏览

乔女 简历及资料详情描述

  原文

  平原乔生有女黑丑,壑一鼻,跛一足。年二十五六,无问名者。邑有穆生四十余,妻死,贫不能续,因聘焉。三年生一子。未几穆生卒,家益索,大困,则乞怜其母。母颇不耐之。女亦愤不复返,惟以纺织自给。

  有孟生丧偶,遗一子乌头,裁周岁,以乳哺乏人,急于求配;然媒数言,辄不当意。忽见女,大悦之,阴使人风示女。女辞焉,曰:“饥冻若此,从官人得,夫宁不愿?然残丑不如人,所可自信者,德耳。又事二夫,官人何取焉!”孟益贤之,使媒者函金加币而悦其母母悦,自诣女所固要之,女志终不夺。母惭,愿以少女字孟,家人皆喜,而孟殊不愿。

  居无何,孟暴疾卒,女往临哭尽哀。孟故无戚党,死后,村中无赖悉凭陵之,家具携取一空。方谋瓜分其田产,家人又各草窃以去,惟一妪抱儿哭帷中。女问得故,大不平。闻林生与孟善,乃踵门而告曰:“夫妇、朋友,人之大伦也。妾以奇丑为世不齿,独孟生能知我。前虽固拒之,然固已心许之矣。今身死子幼,自当有以报知己。然存孤易,御侮难,若无兄弟父母,遂坐视其子死家灭而不一救,则五伦可以无朋友矣。妾无所多须于君,但以片纸告邑宰;抚孤,则妾不敢辞。”林曰:“诺。”女别而归。林将如其所教;无赖辈怒,咸欲以白刃相仇。林大惧,闭户不敢复行。女见数日寂无音,问之,则孟氏田产已尽矣。

  女忿甚,挺身自诣官。官诘女属孟何人,女曰:“公宰一邑,所凭者理耳。如其言妄,即至戚无所逃罪;如非妄,则道路之人可听也。”官怒其言戆,呵逐而出。女冤愤无伸,哭诉于搢绅之门。某先生闻而义之,代剖于宰。宰按之果真,穷治诸无赖,尽返所取。

  或议留女居孟第,抚其孤;女不肯。扃其户,使媪抱乌头从与俱归,另舍之。凡乌头日用所需,辄同妪启户出粟,为之营辨;己锱铢无所沾染,抱子食贫,一如曩昔。

  积数年乌头渐长,为延师教读;己子则使学操作。妪劝使并读,女曰:“乌头之费,其所自有;我耗人之财以教己子,此心何以自明?”

  又数年,为乌头积粟数百石,乃聘于名族,治其第宅,析令归。乌头泣要同居,女从之;然纺绩如故。乌头夫妇夺其具,女曰:“我母子坐食,心甚不安。”遂早暮为之纪理,使其子巡行阡陌,若为佣然。乌头夫妻有小过,辄斥谴不少贷;稍不悛,则怫然欲去。夫妻跪道悔词始止。未几乌头入泮,又辞欲归。乌头不可,捐聘币,为穆子完婚。女乃析子令归。乌头留之不得,阴使人于近村为市恒产百亩而后遗之。后女疾求归。乌头不听。病益笃,嘱曰:“必以我归葬!”乌头诺。

  既卒,阴以金啖穆子,俾合葬于孟。及期,棺重,三十人不能举。穆子忽仆,七孔血出,自言曰:“不肖儿,何得遂卖汝母!”乌头惧,拜祝之,始愈。乃复停数日,修治穆墓已,始合厝之。

  异史氏曰:“知己之感,许之以身,此烈男子之所为也。彼女子何知,而奇伟如是?若遇九方皋,直牡视之矣。”

  (《聊斋志异》卷九)

  译文

  平原乔生有个女儿生得又黑又丑,还豁了一边鼻子,瘸了一条腿,二十五六岁了,还没人来说亲。县里有个穆生四十多岁,妻子死了,穷得无力再娶,便娶了乔女。乔女过门三年,生了一个儿子,不久穆生便过世了。穆家家境更加萧索,非常困难,只得乞求母亲同情帮忙,母亲却很不耐烦。乔女也发愤,不再回娘家,靠纺纱织布维持生活。

  有个孟生,死了妻子,留下一个周岁的孩子叫乌头。因没人带小孩,急于要续弦,但是媒人向他介绍了几个,他都不中意。忽见乔女,非常满意。他暗地里透了口风给乔女,乔女却拒绝了。她说:“我现在穷困到这地步,跟着官人能吃得饱,穿得暖,哪有不愿意的呢?只是我身有残疾,相貌丑陋,这些我比不上别人,可以自信的只有品德。如果又嫁了两个男人,官人还能看得上我哪一点?”孟生听后更加敬佩她了,派媒人慎重地在礼金上加以重币去打动她的母亲。乔母很高兴,亲自到女儿那里,坚持要她答应这门婚事,但乔女始终没有改变守节的意志。乔母很不好意思,表示愿意把小女儿嫁过来,孟家的人很乐意,但孟生不愿意。

  过了不久,孟生得了急病死了,乔女前往孟家,很伤心地给孟生吊丧。孟生没有亲族,死后,村里的无赖都来欺负他家,把他家的用具掠取一空。他们正打算瓜分孟家田产呢,孟家仆人又偷了东西逃了。只剩下一个老太婆抱着孩子,躲在帷幕里面啼哭。乔女问明原委后,感到十分不平。她听说林生和孟生交好,就登门对林生说:“夫妇、朋友,是人伦中很重要的部分。我因为长得非常丑陋,而为世人所瞧不起,只有孟生能理解我。在他生前,虽然我坚决拒绝了他,但我心底早已把他视为知己。现在他身死子幼,我理当用行动报答知己。然而,保住孤儿容易,抵御外侮却很难。如果因为孟生没有父母兄弟,就坐看他家破子亡而不伸手去救,那么五伦之中就可以不要朋友了。我没有太多的事麻烦您,只是想请你写一张状纸告到县令那里。抚养孤儿的事,我是不会推卸责任的。”林生说:“好!”乔女告别林生回到家里。林生正打算按照乔女的主意去做,无赖们得知暴怒,都说要用刀子来对付他。林生害怕得很,关起门来不敢露面。乔女见数日没有音讯,再一打听,孟家的田产已经被瓜分光了。

  乔女十分气愤,挺身而出主动去找县太爷。县太爷问乔女是孟家的什么人,乔女说:“大老爷主管一县,所依据的应该是公理。如果说的话不合事理,即使是至亲也逃不了罪责;如果并非无理,哪怕是过路人说的话也是可以听信的。”县太爷认为乔女的话顶撞了他,就把她呵斥了出去。乔女怨愤满怀无处申辩,就到官绅家去哭诉。有个乡绅听了她的哭诉,为她的义气所感动,代她到县令那里说明原委。县令经过审查,果然真是这样,就把那些无赖整治地走投无路,追回了被他们侵占的所有田产。

  有人主张留下乔女住在孟家,由她来抚养孟家遗孤。乔女没有答应,把孟家的门锁上,叫老太婆抱着乌头跟着她回家,另外安排他们住下。凡是乌头日用所需物品,都和老太婆一道开门去取。孟家的东西都由乔女管理,自己一丝一毫都不沾,还像往日一样和自己的二过着贫困得生活。

  过了几年,乌头渐渐长大了,乔女给他聘请老师教他读书。老太婆劝她,让她儿子一起去读书,她说:“乌头的花费,都是他自己的。如果我耗费别人的钱来教自己的儿子,我的心怎么能表白清楚呢?”

  又过了几年,她为乌头储存了几百石粮食,还帮他取了名门望族的女儿。她收拾了孟家的宅子,让乌头回自己家去。乌头哭着要乔女和他们住在一起,乔女答应了,但还是像以前一样整天纺纱绩麻。乌头夫妇夺了她的纺织工具,她说:“我母子坐享其成,我心里很不安。”乔女便早晚为他们管家,叫他儿子在田间巡回查看,就好像雇工似的。乌头夫妇如有小小的过失,她便毫不通融地加以责骂,如不悔改,就会不高兴要离开,直到乌头夫妇跪着说不重犯为止。不久乌头考入县学,她又想告辞回家,乌头不肯,拿出礼金给穆生的儿子娶亲。乔女让儿子回家去住,乌头想留也留不住,暗中派人在穆家附近买了百亩土地,然后才送穆生的儿子回家。后来乔女病了,要求回家,乌头不听。病得很重了,乔女嘱咐乌头:“一定把我葬回穆家。”乌头答应了。

  乔女死后,乌头暗中送些钱给乔女的儿子,要将乔女与孟生合葬。出殡那天,乔女的棺材重得连三十多个人都抬不起来。穆生的儿子突然倒在地上,七孔流血,自己骂自己道:“不肖的儿子,怎么能出卖自己的母亲!”乌头很害怕,连忙拜倒在地,并进行祷告,穆生的儿子才恢复正常。于是又推迟了几天出殡,直到把穆生的墓修好,才将乔女和穆生合葬。

  异史氏说:为了报答知己而去感恩,答应付出毕生的精力,这是刚烈男子汉所应该做的。她一个弱小女子(没有太多地接触圣贤书)怎么明白这些道理,为什么她的行为会如此雄奇伟大?如果她遇到九方皋,一定会被看做男子汉喽!

  (注:①五伦,指的是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

  ②九方皋,春秋时相马家,这里作者指的是像九方皋相马一样会相人的人。)

  对乔女的评价

  这算是《聊斋》所有爱情故事中最“异类”的一篇了,之所以说是异类,是因为别的故事女主角都是美女,无一不是“容色娟好”、“风致嫣然”的,而本篇的女主人公乔女却是个丑女。关于她的外貌,书中写道:“跛一脚,壑一鼻,面如锅底。”到二十五岁还没嫁出去。丧偶的穆生娶了她,生了儿子后,穆生又死了。乔女求娘家帮忙,娘家不耐烦,她只好靠纺织艰难度日。这时,她有了一个改变贫穷和孤苦的机会:同县家境富裕的孟生死了妻子,挑续弦很苛刻,见了乔女却“大悦”,派人说媒,要娶她,孟生当然不可能看上乔女的外貌,显然是看上乔女的德。但乔女信守封建道德,坚决不同意。她说:“饥冻如此,从官人得,夫宁不愿?然残丑不如人,所可自信者,德耳,又事二夫,官人何取焉?”孟生听了,对乔女越发敬重,让媒人带了很多钱再次求婚,还说服了乔女的母亲。母亲亲自动员,乔女还是不同意。乔家就把小女儿嫁给孟生,但孟生认定了要残废丑陋的大女儿,不要年轻漂亮的小女儿。

  乔女是恪守封建道德的淑女,她虽然坚持不事二夫,但孟生对她的钟情让她深深感动,感激“孟生能知我”,对孟生“固已心许”,心灵早就跟孟生联系到一起。也就是说,她早就在精神上背叛了“不事二夫”的誓言。不久,孟生得暴病死了,无赖趁机把孟家家产抢劫一空,仆人也趁火打劫。乔女到孟生坟上临哭尽哀。无赖又想谋夺孟生的田产,孟生的好朋友林生在乔女劝说下,打算到官府帮助孤儿维权。无赖扬言要用刀对付他,林生吓得不敢出面。孟生的产业眼看就要落到无赖的手里,这时,非亲非故的寡妇乔女挺身而出,到官府告状,县官理所当然要问:你是孟生什么人?乔女回答:“您管理一个县,凭的是个理,如果说的话没道理,就是至戚也有罪;如果说的有道理,就是路人的话也可以听。”县官很恼火,把乔女轰了出来,乔女到有地位的缙绅门上哭诉,终于替孤儿保住了财产。

  然后,乔女十几年如一日,任劳任怨抚养孤儿成人,请老师,积累数百石粮食,和名门联姻。一个寡妇到没有任何亲戚关系的男子坟上致哀,再像亲生母亲一样抚养这个男子的遗孤,俨然是孟生遗孀。

  乔女跟孟生的感情,实际上是精神恋爱,她用终生的辛劳拥抱理想云雾,报答孟生的知己之感,这在封建时代是很少见的,所以蒲松龄感叹:“知己之感,许之以身,此烈男子之所为也,彼女子何知,而奇伟如是?”

  作者简介

  蒲松龄(1640-1715),明崇祯13年─清康熙54年,享年76岁,字留仙,身长1.9米,又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自称异史氏,清代杰出文学家,小说家,山东省淄川县(现淄博市淄川区洪山镇)蒲家庄人。出身于一个逐渐败落的地主家庭。18岁应童子试,以县、府、道三考皆第一而闻名籍里,补博士弟子员。但后来却屡应省试不第,直至72岁时才成岁贡生。为生活所迫,他除了应同邑人宝应县知县孙蕙之请,为其做幕宾数年之外,主要是在本县西铺村毕际友家做塾师,舌耕笔耘,年近42年,直至61岁时方撤帐归家。1714年(清康熙五十四年)正月病逝。.

  蒲松龄一生热衷科举,却始终不得志,72岁时才补了一个岁贡生,因此对科举制度的不合理深有感触。他毕生精力完成《聊斋志异》8卷、491篇,约40余万字。内容丰富多彩,故事多采自民间传说和野史轶闻,将花妖狐魅和幽冥世界的事物人格化、社会化,充分表达了作者的爱憎感情和美好理想。作品继承和发展了我国文学中志怪传奇文学的优秀传统和表现手法,情节幻异曲折,跌宕多变,文笔简练,叙次井然,被誉为我国古代文言短篇小说中成就最高的作品集。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史略》中说此书是“专集之最有名者”;郭沫若先生为蒲氏故居题联,赞蒲氏著作“写鬼写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骨三分”;老舍也评价过蒲氏“鬼狐有性格,笑骂成文章”。

  《聊斋志异》书成后,蒲松龄因家贫无力印行,直至1766年(清乾隆三十一年)方刊刻行世。后多家竞相翻印,国内外各种版本达30余种,著名版本有青柯亭本、铸雪斋本等,近20个国家有译本出版。全国《聊斋》出版物有100多种,以《聊斋》故事为内容编写的戏剧、电影、电视剧达160多出部。

  除《聊斋志异》外,蒲松龄还有大量诗文、戏剧、俚曲以及有关农业、医药方面的著述存世。计有文集13卷,400余篇;诗集6卷,1000余首;词1卷,100余阕;戏本3出(考词 九转货郎儿、钟妹庆寿、闹馆);俚曲14种(墙头记、姑妇曲、慈悲曲、寒森曲、翻魇殃、琴瑟乐、蓬莱宴、俊夜叉、穷汉词、丑俊巴、快曲、禳妒咒、富贵神仙复变磨难曲、增补幸云曲),以及《农桑经》、《日用俗字》、《省身语录》、《药崇书》、《伤寒药性赋》、《草木传》等多种杂著,总近200万言。 早年经历 蒲松龄的一生到外地旅游较少,家境贫寒,生活清苦,但他却常到济南居留。在济南期间,留下了不少文字,其中有一首题为《客邸晨炊》的诗:

  大明湖上就烟霞, 茆屋三椽赁作家。

  粟米汲水炊白粥, 园蔬登俎带黄花。

  短短数语,道明了蒲氏旅居大明湖畔,晨曦早炊的生动情景。特别是后面两句,说了取泉水熬煮粟米粥,以及在案板上切配素食蔬菜包括黄花菜,用于佐食小吃的情景。可以想见当时蒲松龄自炊自啖、津津有味的早餐状况。 蒲松龄所记述的炊煮小米白粥,佐以菜蔬的早餐饮食,也正是山东大部分地区的日常饮食习俗。山东民间早晨多喜食粥,粥的品种甚多,有小米粥、大米粥、小米绿豆粥、江米粥、豆汁粥、红豆粥、荷叶粥等等。

  蒲松龄与聊斋志异

  如果问大家一个问题,中国古代最好的小说是哪一部?毫无疑问,白话长篇小说《红楼梦》。如果再问:哪部小说在艺术形式上和《红楼梦》不同,成就可以媲美?文言短篇小说集《聊斋志异》。聊斋红楼,一短一长,一文一白,形成中国古代小说的双峰。《聊斋志异》不仅是中国文学的骄傲,它还是世界文学中非常有影响的作品,经常让汉学家感到惊奇。

  家徒四壁妇愁贫 蒲松龄一生,始终在贫困线上挣扎。他为了挖空心思;他一辈子用了几十年的时间参加科举考试,屡战屡败,屡败屡战,非常痛苦;他为了写《聊斋志异》,受了很多的苦。

  《聊斋志异》是一部很神奇的小说,而《聊斋志异》作者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