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山百科网

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上浏览

王雪莹(诗人) 简历(黑龙江王雪莹简历)及资料详述

  基本内容

  评价

  王雪莹,诗学地位:

  马永波评价

  马永波(诗人,翻译家):《平衡之美-读王雪莹诗集<另一种声音>》曰:“数年的沉默,是在拉开一段“审美的距离”,也许正是出于对诗歌的真爱,她才勇于远离诗坛,而靠近诗歌本身。非但没有澄清多少诗学的问题,反倒使简单的复杂化,复杂的简单化。读者冷淡诗歌,首先和一些诗人的做派有关。在这种局面下,真正爱诗者,必然会远离热闹,深入灵魂的圣地,在默默劳作中为心灵保留一份热爱。”。是一位充分体现自我生存价值、率真、奔放、刚柔相济、雍容大度、颇有几份丈夫气的女子。其诗,也充分体现了她特有的性格与气质。是以一种独立不羁的、忠实于自己情感的真诚展现,使其作品具有原创性。

  韩作荣评价

  (诗人,《人民文学》主编)说:“与很多出色的女诗人一样,王雪莹的诗多为抒情诗。或许,这和女性天然地偏重于感性、情绪化,容易导向极致有关,而这些特征,恰恰是成就一位诗人的必要条件。因而,一些女诗人常常会写出令人惊异,甚至具有穿透力、震撼力的作品。王雪莹就是这样的女诗人:情感真挚、诗思敏锐,颇具感染力,是那种秀外慧中、令人尊重、令人愉悦的人。她的作品是年轻的生命力的迸发,描绘出了一个情绪微妙、情感丰富而热烈,时而狂放、时而冷静、时而多思的女子自由不羁的心灵的轨迹。她的诗写得单纯灵动,充溢着青春的气息,且感性丰盈、率真而又有所节制,字里行间还流露着些许自恋情结。她借《水妖》之口,呼唤“来吧,来吧/今夜你看不到我的泪水/今夜我美丽绝伦。”

  王雪莹,最有影响的诗歌代表作品是刊登于1987年《诗刊》上的《太阳月亮》,这是继舒婷《致橡树》以后的经典爱情名篇。

  李轻松评价

  (诗人,作家):她剪了极短的头发,目光坚定柔情,肤色白皙,神情自若,清清爽爽,一副处世不惊、完全置身度外的模样。这模样绝不是小女人情态,有点让我惊异。我们相识,谈话,她非常从容、大度,率真,不使小性儿、不耍小心眼儿、不把一己的情绪带给他人。她能非常恰当地把握气氛,体察别人的悲欢,能让每一个人都感觉舒服,她会无声无息地把人与人之间的障碍轻轻拿开,让彼此一下子拉近距离,互相信任,畅通无阻。我认为这是一个人值得称赞的品格。一个能放弃自我而决意给他人带来欢乐的人。

  雪莹的诗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是冰雪中的精灵。雪是舒缓的、执着与专注的,同时雪也是有气息的,那空灵的舞姿承载着坚贞的魂魄。她钟情于那种真纯至上的境界,那里没有受到什么污染,依旧是干干净净的一片天地。无论什么流派什么主义跟她都是不相关的,她就是她,简单、剔透、晶莹。在这个纷繁而污浊的世界上,我更看重这种清澈的力量。它比起那种宠杂、繁复更直接更力透纸背。透过文字,我可以感受到她的忧郁之心,敏感、细致,那是对自然的深情领受,是对爱情的坚定信仰。她是浑然天成的、是质地芳芬的、同时也是节制清明的。写作的人,往往葆有自己的个性,并以特立独行为最高境界。但我认为雪莹的个性并不是表现在庸常的俗世之中,而是保存在自己的内心中。我认为这是一种智慧。我现在不会因为某个女人刻意表现出来的另类、不调和、歇斯底里、神经质而认同她的出类拔萃,恰恰相反,我会觉得那是另一种形式的做作、幼稚和轻薄。所以,我喜欢雪莹把异质的部分封存于心,而把随和温暖的部分拿来与人分享。那是对所有朋友的尊重与抚慰,是一种美德。

  邢海珍评价

  邢海珍(诗人,评论家):其《心灵深处的潺潺水声[下]》云:“著名诗人梁南在论及诗的力度时曾说过这样一段话:u2018好诗都有素质上的力度,有一种直入人心的魅力,她或者以犀利奇峭的语言所产生的力度征服了你,或者以鲜新灵异的意象所产生的力度深入你的心境,或者以优美的节奏旋律所产生的力度,或者以丰沛的感情所产生的力度打动了你,感染了你,使你受到诗的思想和艺术力量的陶冶。u2019(《在缪斯伞下》第203页,北方文艺出版社2000年6月)这里把诗的力度分为几个方面,语言、意象、节奏、感情都可以产生u2018直入人心的魅力u2019。王雪莹诗歌自然、率真的一面,而她的另一面是超越写实去追求诗歌表现的张力和含量,是通过意象的方式、写意的方式使诗的倾诉更有质感、更具穿透力。在经过u2018一段远离诗坛的消隐时期u2019,王雪莹重又回到诗的故乡,继续书写她人生历程中那些美好而动情的诗意感受。”。

  解非评价

  (诗人,评论家):诗歌是生长在心灵上的花朵,雪莹诗的美丽来自于她对“爱”的深层的反思、整和,无论撕裂、剧痛,还是歌颂、赞美都烙印着诗人鲜明的思想趋向和价值观念,“不骄矜、不做作、不自怜、不怨怼,敬字如神、待字如友”,如此了然诗歌真相的女子着实让我大吃一惊。基于如此浑厚的内心气质,所有小女人味的隐痛、无奈、伤感,必然会被纯良、豁达、包容化至无形——“让爱前进 悲伤停止”。难怪雪莹的诗歌即使在沉痛的抒情中也能让人感受到阳光和泥土的味道——博大的、爱的味道。

  雪莹拥有一颗智灵性的诗魂,即诗性的智慧与灵性。她的诗作中虽然充满着中华民族的传统精神,但其审美意识并没有被传统文化元素所局限,而是多角度、多样性地扩充了艺术的张力,蕴含着一种天籁般的情韵,形成了具有独特品味的艺术风格。

  读她的诗歌是赏心悦目、怡然享受的。自然之美、纯真之美、空灵之美、人格之美、品位之美、民族之美,这些气质贯穿了她大部分的作品里,体现了“含有不尽之意见于言外”的诗学境界。这样的创设不仅是诗人精妙艺术素养的表现和挥洒,更是诗人回答人生价值的标准和尺度。当代诗歌都追求个性的诗写,却常常忽视了诗歌的本质,如语感美、修辞美、意境美、品格美……这些传统的人文内涵和民族精髓。新世纪的诗歌已经不是一种简单的复述、消遣和吐露,而是一种更为主动的自觉行为,是生活和生命中灵性的书写,是智慧的结晶、禅翼的飞翔,是类似于“使味之者无极,闻之者动心”(钟嵘)的诗意超度。 二十多年来,雪莹一直沿着民族文化的路子沉稳凝重的走来,睿智灵动地用纤细精妙的手指拨弄上下五千年诗歌的音弦,在执着冷静之间渗透出一种玲珑剔透的美感,从而形成了她别具一格的美学品格。

  主要作品

  《水妖》

  《我经过的事情你们也一样经过》

  《说起想念》

  《倾听秋天》

  《我的灵魂写在脸上》

赞 0
分享海报
版权声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文章地址:龙山百科网 » 王雪莹(诗人) 简历(黑龙江王雪莹简历)及资料详述
图片正在生成中,请稍后...

周五

07/19

王雪莹(诗人) 简历(黑龙江王雪莹简历)及资料详述

基本内容评价王雪莹,诗学地位:马永波评价马永波(诗人,翻译

登录

记住我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