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山百科网

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上浏览

王占元 简历(馆陶王占元将军府)及资料详述

  王占元 – 基本资料

  姓名:王占元(1861—1934)原名德贤,字子春。十八岁时,因生活所迫投入淮军刘铭传部当兵,掌管大旗。1885年8月,王占元被保送入北洋武备学堂第一期学习。1890年2月毕业,投入宋庆的毅军。1894年7月中日甲午战争爆发,王占元与张怀芝、曹锟等人参加了鸭绿江战役。

  王占元 – 人物经历

  出身贫寒

  1861年2月20日(清咸丰十一年正月十一日)生于一个贫寒的农民家庭,王占元行二,兄洪元。王占元父亲死得早,和母亲相依为命,由于缺乏父教,养成好吃懒做坏习气,经常和一帮痞子混在一起,对生病的母亲不闻不问,母亲气饿身亡,王占元趁夜将母亲背出去悄悄掩埋,自己流落邯郸当店员。

  清军高官

  1895年(清光绪二十一年)12月,王占元随袁世凯在天津小站练兵,被委任为新建陆军工程营队官、第二营后队领官。

  1902年1月,袁世凯在保定编练北洋常备军,王占元任新建陆军左翼(翼长王士珍)步兵第七营管带。

  1903年6月任清北洋陆军第一镇(统制官铁良)第一协(统领曹锟)步兵第一标统带,官衔为尽先游击。1904年秋改任陆军第二镇第三协第五标统带。1905年9月任北洋陆军第二镇(统制官王应楷)步兵第三协统领。

  1906年,王占元由副将衔补用游击,准“以参将留直补用”。

  1910年升为记名总兵,官位从二品,成为清军中高级将领之一。

  1911年(宣统三年)4月7日,王占元被赏陆军协都统衔。

  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王占元率军随荫昌的第一军南下,17日开抵滠口附近与民军作战,23日王占元率第三协步兵进攻造纸厂,革命军迎击,清军推进至二道标布设施位,同时以步兵两标迂回至造纸厂附近,民军在刘家庙江岸车站一线挖战壕打退清军进攻。10月26日清海军开炮掩护陆军过三道桥,占领造纸厂和刘家庙,革命军在大智门谋反攻,在枪林弹雨中节节猛进,夺回刘家庙,冯国璋、王占元令所部死守三道桥,27日在第一军新总统官冯国璋指挥下攻占刘家庙,王占元部纵兵烧杀抢掠,极为残忍。11月28日,王占元和李纯等部队联合攻陷汉阳,清政府晋升王占元为陆军第二镇统制官,并赏陆军副都统衔,正二品。

  王占元 – 北洋军阀间的混战

  湖北督军

  1917年3月16日,王占元通电反对对德国宣战,当时北京“府院之争”激烈,王占元与段琪瑞意见相左。4月25日,段祺瑞在北京召开督军团会议,王占元参加会议,转而支持对德宣战。6月2日,王占元与吉林督军孟恩远等一起通电,要求解散国会以息政潮,向黎元洪施加压力。7月1日黎元洪因张勋复辟下台,8月1日冯国璋进京任代理大总统,王占元和李纯、陈光远一起作为冯国璋直系的势力,“长江三督”联合曹锟与皖系对抗。9月孙中山在广州发起“护法运动”,冯国璋依靠王占元等“长江三督”的势力高唱“和平统一”政策,反对段祺瑞的“武力统一”。10月20日,李纯、王占元、陈光远(长江三督)联名提出解决南北问题意见,要求内阁停止湖南战争、撤回傅良佐、改善内阁、整理倪嗣冲部。11月14日,湖南前线北洋军两师长王汝贤、范国璋在冯国璋的授意下通电撤兵,18日王占元连同李纯、陈光远、曹锟连衔通电主和(注1),段祺瑞“武力统一”政策受挫,不得已辞国务总理职,王占元和李纯以调解人身份展开活动,南北对峙的局面暂时稳定,12月26日北京政府发布停战令。12月1日,驻荆鄂军第一师师长石星川以“靖国军”第一军总司令名义,在荆州宣布独立,6日王占元派军法处长程汉卿为宣抚使,携银八万元赴荆州调停,未成功,襄阳镇守使黎天才的第九师也宣布独立,王占元惊恐之下赶紧调兵遣将。

  南北和议

  1918年1月4日,李纯、王占元、陈光远通电主解散临时参议院。1月14日,王占元所部第十八师王懋赏、第三混成旅卢金山,配合吴光新部进攻荆州的自主军,靖国军石星川及团长容景芳、营长夏斗寅走湘西,27日湘桂联军以“护法”为名攻占岳州。1月30日冯国璋下达对西南的讨伐令,2月2日王占元将苏赣鄂联合条件密告徐树铮,声明决不阻北军通过汉口。2月11日冯国璋免去被联军击败的第二师师长王金镜职务,以王占元兼代北洋第二师师长。3月19日,曹锟、张作霖、王占元等十五省督军各派军阀电请北京政府再用段祺瑞组阁,23日冯国璋复任段祺瑞为国务总理。4月23日段祺瑞偕王占元赴汉阳,查看兵工厂,24日在汉口参加军事会议。8月20日,王占元与日本泰平公司订购军械合同,10月15日再与日本泰平公司订购军械合同,价值一百七十九万日元;11月15日在北京出席北洋各派军阀联席会议,讨论停战撤兵、应付外交、被兵各省善后、收束军队、整顿财政等问题。12月3日,大总统徐世昌召段祺瑞、曹锟、张作霖、王占元、倪嗣冲、张怀芝、孟恩远及全体阁员会议,商南北和议问题。

  联合讨段

  1919年3月30日陕西战事停止,4月1日李纯、王占元、陈光远、吴佩孚联名电请重开南北和议。12月冯国璋病死,曹锟成为直系军阀新首领,王占元等附和曹锟、吴佩孚共同对抗皖系军阀。1920年1月1日,北京政府奖叙对决策参加一战“厥功甚伟”者,王占元被特授勋一位。3月31日,鲁籍军人王占元、卢永祥、吴佩孚及镇守使师旅团长四十八人通电反对与日本直接交涉山东问题,主交国际联盟解决(注2)。4月8日,王占元出席在保定召开的直奉两系联合会议,部署反皖系。5月31日吴佩孚从湖南撤兵北返到达汉口,王占元慷慨资助军械及军饷六十万元,6月5日吴佩孚离汉口继续北上。6月13日,北京大总统徐世昌在曹锟示意下任命王占元为两湖巡阅使兼湖北督军。7月12日,曹锟、张作霖、王占元、李纯、陈光远、赵倜等联合通电讨段,言辞谴责段祺瑞为“全国之公敌,惟有秣马厉兵,扫荡妖氛,以靖国难”。

  陆军上将

  7月14日直皖战争爆发,皖系的长江上游总司令吴光新拟自河南进攻直军,并谋夺湖北,16日王占元扣留了吴光新并收编了吴的军队,组成两个旅,扩大了自己的实力,皖军迅速失败,8月11日王占元又逮捕了皖系张敬尧的弟弟旅长张敬汤,9月10日将其枪毙。8月30日,大总统徐世昌根据直奉天津会议惩办安福祸首的决定,下令免除何佩瑢湖北省长职务,王占元推荐自己的亲家孙振家接任,湖北各界认为这是王占元广置党羽安插亲信,掀起“拒孙运动”,孙未能到任。9月10日,曹锟、张作霖、李纯、吴佩孚、王占元、倪嗣冲、陈光远、卢永祥、阎锡山、赵倜、李厚基、田中玉、陈树藩、张广建等复唐继尧、刘显世电,希望迅速进行和议,依法改选新国会,外交诉诸舆论。10月10日,北京政府授王占元陆军上将。10月18日,徐世昌任命夏寿康为湖北省长,王占元大为不满,27日向北京发电称病请假,暗中发动倒夏,夏久不敢移入武昌。12月11日,曹锟、张作霖、王占元、卢永祥、陈光远、齐燮元等联名电唐继尧、刘显世,商议统一,谓“议和不必拘于形式”。12月24日湖北省长夏寿康自汉口移往武昌。

  残暴统治

  1921年1月3日,蓝天蔚、黎天才等因川军压迫,自夔巫退驻鄂西,与王占元军相战,到2月14日,蓝天蔚、黎天才、吴醒汉军均为王占元部孙传芳等所消灭。2月16日晋授“壮威上将军”名号。3月1日,湖北督军王占元召川滇黔桂湘赣等省代表会议,订立“联防条约”,时传为七省联盟,他在任时横征暴敛,克扣军饷,湖北连续发生兵变,湖北“倒王运动”迅猛高涨。4月23日应邀北上参加“四巨头会议”,25日国务总理靳云鹏在天津召开会议,曹锟、张作霖均在会,4月27日参与通电反对广州选举孙中山为非常大总统。5月4日会议结束,商改组内阁、分配地盘及财政等事,确定长江流域及川滇黔湘归王占元,王占元在会上吹嘘“湘川黔滇不日北附”。5月6日应徐世昌之邀,自天津至北京,10日徐世昌授王占元以勋一位,旋回鄂。6月1日,王占元派大批军警,镇压了武汉学联领袖恽代英、汪洋等领导的学生反帝爱国运动,制造了“六一”惨案。

  联防会议

  1921年6月4日,时传王占元自天津会议回鄂后,携有二百万大宗款项,不肯发放,湖北宜昌第二十一混成旅王都庆部一团哗变,大肆抢掠烧杀,人民死亡千余,并波及日英美洋行住宅。6月7日,王占元直辖部队武昌第二师第七团因欠饷未发,受宜昌兵变影响哗变,王占元避入军舰,死人民二百余,8日变兵回营,被诱缴械押至孝感,以机关枪扫杀,10日湖北沙市第八师王汝勤部一部哗变。6月11日,汉口领事团向王占元抗议宜昌、武昌兵变,质问有无保卫能力,否则各国将调军舰来汉口自卫,19日湖北富池也发生兵变。6月21日汉口领事团以宜昌、武昌兵变外侨损失,向王占元提出三点要求(注3),在北京的鄂人向国务院请愿撤免王占元职,28日再度请愿。7月18日,王占元又在武昌招集鄂、赣、桂、湘、黔、蜀、滇七省联防会议。

  王占元 – 倒王战争

  求救吴佩孚

  7月20日,在“倒王运动”主持人李书城等联络下,湖南督军赵恒惕任援鄂总司令,以湘军第一师宋鹤庚为援鄂总指挥,21日湘军两个师由岳州进攻湖北,王占元急令第十八师师长孙传芳为中路前敌司令、刘跃龙为左路司令、王都庆为右路司令,25日王占元调鄂西军往蒲圻布防组织防御,情况危急,乃向吴佩孚求救,第八混成旅靳云鹗部亦自豫往援。7月29日湘鄂战事开始,湘军第二师鲁涤平部败鄂军朱大霈旅于羊楼峒,吴佩孚令第二十五师师长萧耀南为援鄂总司令率兵入湘,30日萧耀南率军抵汉口,再不前进,坐山观斗,准备鹊巢鸠占,联合湘军赶王占元下台,31日湘军第二师鲁涤平攻占赵李桥,败第十八师孙传芳部。8月3日孙传芳督第二师夺回赵李桥,败湘军,4日王占元杀湖北国会议员国民党人刘英,5日湘军右翼败蒲通镇守使刘跃龙,占领通城,6日湘军再占赵李桥,孙传芳部退蒲圻。8月7日,王占元被迫通电辞职(注4),第二十五师萧耀南部立即入驻武昌,9日被北京政府免职,11日王占元离武昌东去,携带他在湖北搜刮的大批财物逃往天津,与张作霖过从甚密。

  直奉大战

  1922年4月21日,浙督卢永祥及张锡銮、赵尔巽、王士珍、王占元、孟恩远、张绍曾等电曹锟、张作霖劝告息争,请“同莅天津,清除隔阂”(注5),22日又联名电吴佩孚,请“持坚忍态度,以待调人之进行”,未能起到效果。4月28日第一次直奉大战爆发,5月直系胜利,王占元再次靠拢曹锟、吴佩孚。6月19日,北京政府派王占元、宋小濂赴榆关监视奉直撤兵。1924年9月第二次直奉战争开始,王占元被任命为“讨逆军检察使”,10月直军大败,11月张作霖到北京,对王占元极为冷淡。1926年7月9日国民革命军开始北伐,吴佩孚在两湖迅速失败,9月13日靳云鹏、王占元运动张作霖、孙传芳合作,援吴佩孚“讨赤”,王占元应孙传芳的邀请,到南京出任“五省联军训练总监”,抗击北伐军。11月北伐军击败孙传芳,王占元只好逃入天津租界。

  下野退隐

  1928年4月17日任陆军检阅使,24日与内阁总理潘复一起到济南与张宗昌、孙传芳等商议军事。6月北伐军攻克平津后,王占元隐居在天津英租界新加坡道(今和平区大理道)64号,经营实业,悭刻之风不减,每月亲收房租,天天挂着一串钥匙,巡行在各大马路之间,人送外号“各大马路巡阅使”以戏谑。1931年,王占元以王子春名义任天津救济水灾委员会干事、天津市慈善事业委员会委员,他还是河北省各省水灾筹赈分会的会员。1933年夏,鲁西水灾损失惨重,王占元等16名在津鲁籍名人准备救灾。1934年5月,王占元等联名以山东旅津同乡水灾急赈会的名义向天津商会发函催捐,为家乡赈灾出了力。1934年9月15日,王占元在天津寓所病死,终年七十四岁。

  人物性格

  王占元是个贪鄙之徒、专横武夫,他自称“白虎精投胎”,才干平庸,善于搜刮,手段有掉运铜元、垄断军装生产、开设银号贩卖黄金、设立信诚公司售皮件、采购军需,解甲归田后在北京、天津、大连、保定等地广置房地产,仅在天津出租房屋就达三千间,此外还投资实业,涉及金融、矿产、纺织、粮食、电力等,他到底占有多少财富,实难细数,时人估计达三千万元。

  相关注释

  注一:电文

  直系四督联合署名的电文云:“慨自政变发生,共和复活,当百政待理之际,忽起操戈同室之争,溯厥原因,固由各方政见参差,情形隔阂,以致初生龃龉,继积猜嫌,亦由二三私利之徒,意在窃社凭城,遂乃乘机构衅,而党派争树,因得以利用之术,为挑拨之谋,逞攘夺之野心,泄报复之私忿。名为政见,实为意见,名为救国,实为祸国,于是阋墙煮豆,一发难收。锟等数月以来,中夜徬徨,焦思达旦,窃虑覆亡无日,破卵同悲,热血填膺,忧痛并集。盖我国外交地位,无可讳言,欧战将终,我祸方始,及今补救,尚恐后时。至财政困难,尤达极点,鸩酒止渴,漏脯疗饥,比于自戕,奚堪终日?东北灾祲,西南兵争,人民流离,商业停滞,凡诸险状,更仆难志。大厦将倾,而内哄不已,亡在眉睫,而罔肯牺牲,每一思维,不寒而栗,中心愤激,无泪可挥。夫兵犹火也,不戢自焚矣,如项城覆辙可鉴,矧同种相残,宁足为勇?鹬蚌相持,庸足为智?即使累战克捷,已足腾笑邻邦,若复两败俱伤,势且同归于尽。今者北倚湘而湘不可倚,南图蜀而蜀未可图,仁人君子,忍复驱父老兄弟于冰天雪地枪林弹雨之中?且战局延长一日,即多伤一日元气,展伸一处,即多贻一处痛苦。公等诚心卫国,伟略匡时,其于利害祸福所关,固已洞若观火。况争点起于政治,知悲悯本有同情。锟等不才,抱宁人息事之心,存排难解纷之志,奔走啼泣,惨切叫号,而诚信未孚,终鲜寸效,俯仰愧怍,无地自容,惟希望之殷,始终未懈。故自政争以来,默察真正之民意,仰体元首不忍人之心,委曲求全,千回百折,必求达于和平目的,以拯国家之危难,而固统一之宏基。区区愚忱,当邀共谅。现在时势危迫,万难再缓,不得不重申前说,为四百兆人民,请命于公等之前。伏愿念亡国之惨哀,生灵之痛苦,即日先行停战,各守区域,毋再冲突,俾得熟商大计,迅释纠纷。鲁仲连之职,锟等愿担任之。更祈开诚布公,披示一切,既属家人骨肉,但以国家为前提,无事不可相商,无事不能解决。若彼此之隐,未克尽宣,则和平之局,讵复可冀?公等位望,中外具瞻,舆论一时,信史万世,是非功过,自有专归,而旋乾转坤,亦唯公等是赖,反手之间,利害立判,举足之际,轻重攸分,救国救民,千钧一发。临电迫切,不知所云。”

  注二:电文

  王占元领衔发出的电文曰:“山东问题,自接收日本通牒以来,叠经各界人士,集合研究,佥以拒绝直接交涉,提交国际联盟,为唯一之办法。讵道路传闻,有与希望相反之趋向。占元等庐墓所在,痛切剥肤,父老责言,似难缄默,敢进危言,幸垂听焉!外交重要,关系国本,详慎考虑,谁曰不宜?顾询谋既已佥同,方针依然未定,逆料钧座左右,必有谓直接交涉,不至有害,提交联盟,未必有利,持此说以荧惑聪听者,此非毫无知识,便是别有肺肠。一言丧邦,莫此为甚!大抵强国与弱国交涉,利在单独,不利于共同,利在秘密,不利于公开,至弱国外交,则适得其反。试问二十年来,我国利权,断送于密约者几何?此次彼以甘言诱我,非爱我也。果诚意亲善,则宜先将完全主权,径行交还,并即时撤退军警,以示退让,不必斤斤焉为条件磋商矣。故直接交涉,结果必与吾无利,可以断言。倘虑提交联盟,未必可恃,在欧会签字和约之时,或者尚属疑问,今则德约保留山东之款,已由美参议员通过,且英、法各国,对于保留案,亦表赞同。专欲难成,得道多助,利害明了,无待蓍龟。与其为条约之赠与,宁使为强力所占有。与其菁华尽弃,留空壳之地图,毋宁死力抗争,作国际之悬案。否则引狼入室,为虎作伥,群情愤激,铤而走险,祸变之来,将有不忍言者。心所谓危,不敢不告,伏祈俯鉴民意,断而行之,山东幸甚!国家幸甚!”

  注三

  外国人提出的三个条件:(一)侨民所居附近二十里内不得驻兵。(二)赔偿商民损失,抚恤受伤教士。(三)领事馆增加卫兵一中队。

  注四:电文

  王占元连发两电。第一电云:“……默察时局,非自治无以顺应潮流。军阀揽权,久为世所诟病。占元素性淡漠,何忍以衰病乞退之身,为拥兵自为之举?……”第二电云:“……我军与敌激战八昼夜,困顿异常。萧总司令到汉已逾五日,迭经商请赴援,虽承慨允,奈以预定计划,须俟全军齐集后始能前进,而开抵前方之靳旅,亦因未奉总司令命令,不能自由作战。前线鄂军因援军不肯前进,纷纷向后撤退,大局不堪收拾。占元保境有责,回天乏术,请查照前电,任命萧耀南为湖北督军,或可挽回危局,萧总司令桑梓关怀,当有转移办法也。”电文中充满讽刺和愤慨。

  注五:电文

  王占元等至曹锟、吴佩孚的电文云:“比年国家多故,政潮迭起,其间主持国是,共维大局实两公之力为多。近以阁题发生,悠悠之口,遂多揣测。又值双方军队,有换防调防之举,杯蛇市虎,益启惊疑,道路汹汹,几谓战祸即在眉睫。其实奉军入关,据闻仲帅原经同意,两帅复有奉直一家,当与曹使商定最后安全办法之谏电,两公和平之主旨,可见一斑。况就大局言之,胶济接收伊始,正吾国积极整理内政之时,两公任重兼圻,躬负时望,固不肯作内争之导线,重残国脉,遗笑外人。即以私意言之,两公昔同患难,谊属至亲,亦不忍为一人一系之牺牲,自残手足。事理至显,无待烦言。现在京津人情,震动已极,粮食金融,均呈险象,断非空言所能喻解。非得两公大有力者躬亲晤商,不足杜意外之风谣,定将来之国是。弟等息影林泉,惊心世变,思维匹夫有责之义,重抱栋榱崩折之忧,窃欲于排难解纷之余,更进为长治久安之计,拟请两公约日同莅天津,一堂叙晤,消除隔阂,披剖公诚。一面联电各省,进行统一。弟等虽衰朽残年,亦当不惮驰驱,赴津相候,本其一得之见,借为贡献之资。爱国爱友,人同此心,迫切陈词,敬祈明教。两公如以弟等谬论为然,并请双方将前线军队,先行约退。其后方续进之兵,务祈中止前进,以安人心,而维市面。至于电报传论,暂请一概不闻不问,专务远大,是所切祷!”

赞 0
分享海报
版权声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文章地址:龙山百科网 » 王占元 简历(馆陶王占元将军府)及资料详述
图片正在生成中,请稍后...

周二

04/16

王占元 简历(馆陶王占元将军府)及资料详述

王占元-基本资料姓名:王占元(1861—1934)原名德贤,字子春。十八岁时,因生活所迫投入淮军刘

登录

记住我

注册